房产出售方邱某(甲方)与购买方杨某(乙方)、石狮某房产中介(丙方)于2017年12月9日签订了《房产买卖协议》,约定邱某将其名下的位于石狮某地的房产以71.5万元的价格出售给杨某。

此外,协议第三条约定:“甲乙双方协商同意,以上房产交易由甲乙双方按国家及地方政府规定应缴纳的包括但不限于营业税、契税、所得税、土地增值税等交易税费由乙方承担。”第九条约定:“甲乙双方签订本协议时,应向丙方支付中介费21450元,其中甲方支付10725元,乙方支付10725元……若迟延向中介方支付相关费用的,每逾期一日,违约方应向中介方支付累计应付款的0.05%的违约金。”

三方协议签订后,杨某支付房款,但中介方在签订合同时未明确告知杨某要缴交土地增值税2万余元,因此杨某不愿支付中介费导致产生纠纷。石狮某房产中介遂于2019年1月28日将杨某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中介费及违约金等费用。

杨某在签订协议后未支付任何中介费,其行为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支付违约金及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我在缴交税费时才得知该房产要缴交增值税2万多元,中介没有尽到告知义务,我就是不支付中介费。

《房产买卖协议》是邱某、杨某、石狮某房产中介三方共同签订,是三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杨某在未明确税种及数额的情况下即同意缴交全部交易税费,亦应受协议约束。而石狮某房产中介作为中介方未明确告知买受人杨某交易房产应缴纳的税种及数额,可认定为没有尽到中介机构的调查责任,未就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如实报告,其提供的服务存在重大瑕疵,影响杨某对本次交易的预期,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现房屋交易已完成,酌定杨某向石狮某房产中介支付10725元的40%即4290元作为中介费。综上所述,依法判决杨某应支付石狮某房产中介中介费4290元。

随着人口流动的加剧,城乡房地产交易也越来越频繁,逐渐催生了以促成房地产买卖、租赁交易等服务并收取佣金的中介机构,这类中介机构被《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定义为房地产经纪机构。房地产经纪机构的经纪行为必须符合《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的规定。

从本案三方签订的合同看,石狮某房产中介并未书面告知房屋交易涉及的税费,也就是说该中介未按规范来操作,由此产生的纠纷,是要自行承担相当的责任。房屋买卖最终完成,但居间费用可以按违约程度减少60%。本案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可见该判决符合双方当事人的预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